检方指控

2020-03-09 10:47

2004年至2005年前后,时任村委会主任的束从年在义兴村拆迁账务结算期间,束从年明知徐某某、聂某某等户名下虚增安置人口或虚增安置面积,仍予以审核通过,使其据以完成拆迁账务结算,并获得补偿、安置。其中,仅刘某杰户虚增安置人口就多达14人,违规获得420㎡安置面积,价值49.56万元。

此外,束从年应辖区住建局重点办工作人员吴淑琴(另案查处)请托,通过虚增拆迁安置面积和安置人口的方式,违规帮助其获得一套120㎡安置房。

为进一步套取安置面积,束从年又让不符合安置条件的外来人员罗某将名下的拆迁房屋登记表交给自己处理,并私自将该表涂改在刘某芹名下。在此后的拆迁结算期间,刘某芹户下虚增人口9人,获得440㎡安置面积。

束从年在为他人谋利的过程中,也不忘记给自己捞取好处。检方指控,束从年利用其从事拆迁安置工作的职务便利,非法骗取拆迁安置房共计860㎡面积,总价值881966元。

他还将自家部分拆迁安置面积登记在束某文的名下。拆迁安置期间,束从年在束某文名下及违规另行登记在束某祥名下的拆迁面积之下,违规虚增了束某翠等8人安置人口,并审核确认为安置人口,获得了240㎡的安置房。

据了解,束从年在其户下将束某迅等共计6人虚增并审核确认为祖居安置人口,据以在上述虚增的人员名下套取180㎡面积的安置房。

记者统计发现,束从年利用其职权,帮助他人虚增安置人口67人,致使国家损失2320㎡安置面积,总价值为2737700元。

为他人帮忙骗取安置房,束从年并不是白白付出的。检方指控,在义兴村拆迁安置过程中,束从年于2005年至2010年前后,违法收受曹某某、吴淑琴等人给予的行贿款共计23.5万元,为上述行贿人在拆迁安置的相关事项中谋取利益。

同时,束从年也明白,拆迁安置的环节众多,仅靠自己是不能完成的,于是他也找了一些同伙。检方指控,在义兴村拆迁过程中,束从年为取得吴大银(另案处理)和汪萍(另案处理)在审核拆迁材料等具体事项中的关照,在2005年期间向汪萍行贿5千元,向吴大银行贿2万元。